回 望

女生毕业做直播,饿了点外卖,男生毕业送外卖,累了看直播,16岁的我在地理试卷写下此地的优势在于丰富的廉价劳动力。

十年后的我,审视着曾经的自己,回过头,一颗来自十年前的子弹正中眉心。

多年后考公考编时,才读懂范进中举,当时只顾着嘲笑范进,只不过是中举了而已,竟然激动的疯了,嘲笑他急于功名富贵。找工作时才读懂孔乙己,都说学历是块敲门砖,但慢慢发现他是我下不来的高台,更是孔乙己脱不下来的长衫。多年前读不懂氓,我们总以为爱情是海誓山盟的热烈,是奋不顾身的勇敢,但爱过才懂的,爱情是一场博弈,若一方姿态卑微,另一方变得寸进尺。

年幼时读不懂送东阳马生序,少时嗜玩,读至此篇,如过眼云烟,不知所以。今日重读,如醍醐灌顶,然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。当学成语时,笑邯郸学步,笑杞人忧天,笑刻舟求剑,笑掩耳盗铃,笑东郭先生…回首望去,笑的是现在的自己。

后来的某次,我站上了讲台,发现不听话的学生,于是我走下了讲台,发现管教的不是我的学生,而是当时年少的自己。所以,十几岁的时候无意间打出的那颗子弹,十几年后击中了二十几岁的自己。

谈恋爱时才读懂《氓》,升学考公时才读懂《范进中举》,找工作时才读懂《孔乙己》,而谈婚论嫁时才读懂《孔雀东南飞》,这就是教育的即时性和延时性。教育提前为你灌输思想,而在你拥有阅历那一刻醒翻灌顶茅塞顿开,那就是子弹命中的瞬间。这就意味着之前的文章与老师,才算真正意义上的完成了他们的任务。

年少时,在乡下的稻田里捡到一把剑,随意间挥舞出了一道耀眼的剑气,只现片刻便无影无踪,没有在世界上留下一丝痕迹,只当是幻觉罢了。26 岁时加班到深夜,寻着路灯走在回宿舍的路上。身后一股强风吹来,我猛然回头,那道剑气直奔我脖颈而来,如同斩断油菜花那般,要将我少年的锐气斩断。剑气袭来的那一刻,我诧异了,想象的痛感没有传来,可我依旧为这道剑气付出了十几年的青春。我突然就觉得我应该放下一切,即使我不在年轻,我也想寻找青春。

忽然看见路边有根树枝,愣住一瞬,猛然翻滚捡起来,挡住了那道剑气。回首一剑,斩去了生活的疲惫与不堪,正如那年削去玉米杆一样,我心!依旧少年!卸掉疲惫与不舍,大喊到:“纵使岁月已过二十六载,我仍是我,那个少年时意气风发的我!”。

少年何以远行,却不成想忙忙碌碌,抬头已过半生,功无成就,为柴米油盐折了腰,不甘平庸,却又改变不了自己,把梦想埋在了过去,苟活在当下,反反复复复复反反,但父母的唠叨,妻子的关怀,还有孩子的未来,都是我能坚持下来的希望。

学生时期经历太少,正是玩亦或者要干农活的年纪。一颗热血跳动的心,没有勾心斗角,没有经历挫折,哪里能读得懂那一篇篇内容丰富的文章,当读懂那一篇篇课文时,那个少年早已饱含沧桑。

原来命运的剧本,早已写在了上学时学过的课文里。


以上文字来源于网络,各位加油。